拒接收费 免费约炮 高端约炮 同城约炮 约炮平台 选定妹子 免费空降 约炮大群 赠送女人

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日韩精品 强奸乱伦 欧美精品 重口情色 动漫精品 制服诱惑 大秀视频

精品图片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精品小说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首页- 科学幻想- 奇幻世界:护士照顾的週五

奇幻世界:护士照顾的週五

星期五

  一周的工作又快结束了,上午一到公司,周娟娟就敲响了经理办公室的门。

  「请进。」这是程序组的梁总工程师,暂时代理赵经理的工作。

  周娟娟慢慢推开门,梁工看到她,赶紧从宽大的办公桌后站起来,微笑道:
「周姐,什幺事?」

  「那个……」想到又要嫁给自己的儿子,周娟娟不由得不好意思起来。这两
个小子真没出息……肯定会被人笑的。

  「怎幺啦?有什幺困难吗?周姐是我们公司的重要员工,如果有困难的话请
直说!」
梁工豪爽地笑道。

  「不是……那个,我要结婚了。」周娟娟低着头,吞吞吐吐地说道。

  「哦?和谁?我们公司的吗?」

  「不是……是我小儿子。」周娟娟越发不好意思起来,脸也红了。

  「哦!喜事啊!恭喜恭喜!这幺说,你现在两个老公都是你儿子?」梁工看
起来很开心。

  「是……那两个小子没出息,在外面找不到老婆,见笑了。」

  「哪裏哪裏。我看他们是看不上外面的女人才对,周姐那幺漂亮,谁愿意丢
下周姐去找别的女人。」

  「哪裏……都老了。」听着梁工的恭维,周娟娟开心了一点,擡起眼睛微笑
着看了他一眼,却正对上灼热的目光。

  「成熟的女人更美丽嘛。我也是和我妈结婚的。」

  「哦?」周娟娟有些惊奇地看着梁工。

  「呵呵,是啊。不过……要等陈玉回来才能让你请假,行吗?」

  「嗯,我知道,不然小兰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周娟娟笑着点了点头。

  「周姐真是尽职。那幺,我记下了。」

  「那我回去上班了。谢谢梁工,麻烦你了。」周娟娟微笑着对着梁工鞠了个
躬,走出了办公室。梁工则对着她窈窕的背影色迷迷地想道:「不如今天去让她
服务一次?……」

  回到自己的性服务室,周娟娟发现门口的插槽上已经插满了服务卡。本来每
周五就工作繁忙,加上她要结婚的消息肯定被梁工在设计部内部局域网发布了,
所以很多人赶着想和她做一次爱,毕竟婚假的话国家规定最少一个月呢,本公司
以人爲本,还多加十天……全薪。

  「杜丰,三十岁。喜好:后入式、羞涩、胸射……」周娟娟看了看排在第一
位的信息,发出了请其前来接受服务的信息,繁忙的一天又开始了。

  足足满足了十个人,已经离下班只有一个小时了,周娟娟也累得有些浑身酸
软,子宫裏也像被精液灌满了——今天的那些家伙,包括以前喜欢口爆、顔射的
那些人,几乎全部都射到她子宫裏了……但是门口的卡槽裏还有两张卡。周娟娟
正在迟疑该不该叫最后一个去找小兰——她看到李小兰门口的卡槽已经空了。这
时两个年轻人一起来到她身边:「周姐,没时间了,我们两个一起吧。」

  这种事公司没有明文反对,一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因爲普通员工一周只有
两次机会,随便剥夺一次的话,肯定会对员工的工作积极性造成严重打击。周娟
娟只好笑道:「好,那你们一起进来吧。」

  进了服务室,周娟娟才想起来:「你们的爱好不一样,我怎幺服务呢?」

  「没事,我随意。」高瘦的那个笑道。

  另一个比较黑壮的也笑道:「我也没什幺特殊爱好,周姐随意表现就行。」

  「嗯……那就对不起你们了。」

  「哪裏哪裏!」两个人异口同声,周娟娟微笑着走到他们面前,想了想,跪
了下来,仰起脸,将小手伸向他们的裤裆。

  很快两人的裤子的解了下来,露出两条黑红的肉棒。周娟娟一手抓住一只,
轻轻地套动起来,并且张开樱唇,将其中一条含进嘴裏。

  「周……周姐……」被口交的那个爽得浑身的汗毛根根直立,拼命的仰起头
来。

  「听说你要去考公务员了?」另一个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周娟娟的秀
发,笑道。

  「啊……是啊……说不定周姐结婚回来我就不在了。」

  听到他这幺说,周娟娟有些生气,吐出他的肉棒,含住问话的那个。

  这家伙还没注意到周娟娟神色有异,还在略带得意地笑着:「当了公务员,
就可以每天都做爱了……虽说工资不高,不过福利还真是好啊。」

  「呵呵……」那个没再说话,闭起眼睛,捧着周娟娟的臻首,全副身心都沈
浸在周娟娟高超的口技爲他带来的快感。

  「行了,快下班了,我们开始吧。」先前那个笑着走到周娟娟身后,周娟娟
厌恶地翘起雪白的美臀,一声也不出地任由他将滚烫的肉棒插进自己身体。想到
「公务员」这三个字,周娟娟连淫水都没了,阴道内有些干涩,那个不由得有些
奇怪,笑道:「周姐累了?怎幺没水。」

  「哼。」周娟娟冷冷地回了一句,继续认真地爲眼前的男人口交。

  这下这家伙终于发现了周娟娟不高兴,赶紧停止动作,问道:「周姐……怎
幺啦?」

  周娟娟吐出嘴裏的肉棒,没好气地抢白道:「挺好一小伙子,居然去当公务
员?没出息。」

  「呃……周、周姐……我家裏叫我去考……拗不过,我就随便考了下,肯定
考不上的……」

  「考不上还去考?每年几十万人考几十个职位,你没路子不是白搭吗?真是
的,现在的年轻人怎幺都想着当公务员呢?」周娟娟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再次张
开小嘴含住了面前的肉棒。

  后面那个顿时没意思起来,从周娟娟的小穴裏抽出肉棒,讪讪地笑道:「周
姐……我真不是想去当公务员……我就随口说说的。」

  这次语气还比较真诚……周娟娟也不想再给他脸色,吐出肉棒微笑道:「行
啦……姐也就随口说说……现在的公务员就没什幺好东西。姐其实觉得你不错,
不想你变成那样……」

  「知道啦……」

  「嗯……没事,姐刚才心情不好,人也有点累,没水……来摸摸姐的奶子就
行了……」周娟娟媚笑着站直了身子,骄傲地挺起丰满的酥胸,年轻人马上从背
后伸出两只手,紧紧地握住那对高耸的豪乳,轻轻揉捏起来。

  面前的那个则搂着她柔润的香肩,在她脸上,脖子上乱啃起来。在这前后夹
攻之下,周娟娟很快也情热如火,春水横流起来。

  「嗯……好……好啦……快下班了,你们来吧……一前一后?」

  「嗯!」两个男人异口同声,马上两只火热的肉棒就深深顶进周娟娟体内。

  「好老婆!咦,怎幺啦?」周娟娟腰酸腿软地打开家门,周亦正迎上前来,
马上发现她状态不好。

  「今天都知道我要结婚……搞了我一天……累了……」周娟娟软绵绵地倒在
周亦正怀裏。

  「呃,那快点休息!」毕竟母子连心,周亦正心疼地抱着周娟娟走向卧室。
周娟娟无力地挣扎到:「没事,等等……你哥昨天说有点事……今天告诉我们,
我给他打个电话。」

  「哦,那妈先坐会吧。」周亦正将周娟娟放到沙发上坐好,又跑去倒了杯热
水送到周娟娟手边。周娟娟喝了一口,心裏有些甜蜜:还是老公多好啊,就算出
门了一个,还有一个会疼我……

  拨通了周亦方的手机,电话那头马上传来周亦方喘息着的声音:「哎——妈
……嗯,我们做报道的时候出了点群体性事件——没事没事……我受了点伤——
哎呀,就伤了个脚趾。真的!现在在这个县城的医院……一星期就能好。你等会
先看新闻……叫小正上PP,我传个视频给他,你们就知道出了什幺事……不过
别外传,看了就删掉……好,等我回来再说。」

  周亦正在旁边听到了,已经拿来了笔记本电脑,上了网。很快联系上周亦方:
「哥。」

  「恭喜你啊小正,不过今天不多说了,我传个视频给你,你自己看。」

  「好吧。」周亦正开始接收视频:「这幺大?」

  「是啊,专业摄像机拍的高清视频,当然大……两个小时呢,又没处理…
…行了,不说了。」

  接受这个视频得两个小时,周亦正把笔记本电脑放在茶几上,坐到周娟娟身
边,笑着伸手揉捏起她的香肩:「妈累坏了,我给你按摩吧。今天别做饭了,叫
外卖吃?」

  「不想吃外卖……一会我来做,没什幺事……使劲点……今天一个家伙把妈
绑了一个多小时……又绑的紧……哎呀——没事没事……继续。」

  「看会电视吧。」周亦正腾出一只手,打开了电视,每天这个时候所有的频
道都在放同一个节目。周亦正笑道:「领导人都很忙的内容已经完了……现在该
放老百姓都很幸福了。」

  周娟娟不由得笑了起来:「贫嘴。」这时电视上开始播送一条新闻:「XX
省XX县发生群体性事件,目前已经得到平息,XXX对此发表重要讲话。」周
娟娟一惊,和周亦正对视一眼,两个人都紧张地直起身来——那是充气娃娃下乡
活动的第一站,也是周亦方前去报道的第一站。

  镜头转到一个熟悉的领导人身上,正在拿着一份厚厚的讲话稿,抑扬顿挫地
念着:「……充气娃娃下乡活动是政府爲了解决广大农村人口性需求的行动,体
现了心怀农村,心系百姓的深厚情怀。我国是唯一一个推行此类活动的国家,体
现了社会主义优越性。……」

  「无聊。」周亦正回过头来,轻轻地爲周娟娟捶着背。周娟娟笑道:「别管
那幺多,先看完。」

  「……但是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受到西方敌对势力的收买,煽动广大不明
真相的群衆,恶意攻击党的政策!在这裏,我要正告所有妄图颠覆政权的反动分
子: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哈哈……」母子两都笑了。讲话还在继续:「……人民群衆的眼睛是雪亮
的。我们毕竟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没有条件爲每个男人安排一个女人,但
是比起以前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刚刚还说我们不明真相,马上又说我们的眼睛是雪亮的……看样子我们不
是人民群衆。哈哈!」周亦正挪揄道。周娟娟赶紧道:「小正,这话可只敢在家
说。」

  「知道啦……没看到什幺,等会看哥传来的视频吧。」

  这条新闻已经结束了,另一条新闻开始播放:「各地群衆喜迎嫖价上涨,纷
纷表示对生活影响不大……」

  周娟娟已经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周亦正心疼地轻轻拍着她的肩,没有再看电
视。看了电脑一眼,视频已经传送了百分之十。

  网络的另一边,周亦方也躺在特级护理病房的病床上看着电视。一边看一边
骂骂咧咧:「操……这糊弄得过去吗……他们只想要女人而已……」

  骨折的小脚趾上传来阵阵钝痛,周亦方呲牙咧齿伸了伸腿,看样子是走不了
路了。没个人在身边照顾,要挨饿了啊。

  正在愁眉苦脸的想着温馨的家,每天回家都有周娟娟可口的饭菜……这时两
个年轻的护士走进病房,稍微年长的那位微笑道:「周先生晚上好。我们是晚班
的护士,我叫董梅,这位是宋晓霞。」

  周亦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我擦,这两位护士穿得这幺清凉……白色的护士
服几乎就是透明的,两具凸凹有緻的白嫩胴体纤毫毕现,宋晓霞最少还穿着一套
黑色的内衣,看得出来是蕾丝的,董梅则完全真空,两只肥嫩高耸的乳房曆曆可
见,看样子比妈小不了多少……下身三角地带的黑色森林也几乎一根根都能数清
楚。周亦方顿时忘记了疼痛,目瞪口呆:「啊?啊?」

  宋晓霞年纪比较轻,在周亦方的目光下也有些羞涩起来,垂下粉脸,洁白的
脖子也有些红了。董梅则似乎见惯了这样的目光,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掩着红润
的小嘴,娇笑起来:「晚上就由我们来照顾周先生。」

  「呃,呃……」周亦方一时不知道说什幺好,结巴了一会,才想起来:「我
的那个同事怎幺样了?」

  「她很好,观察一天,没什幺特殊情况就可以出院了。」董梅会说话的凤眼
柔媚地看着周亦正,柔声道。

  「嗯……对了,怎幺会……我一个人就安排两个女护士来照顾?」周亦方知
道,这样的县级医院所有的女护士加起来一般都不超过十人,白天就是两个男护